2013年9月24日 星期二

【大壯小聲說】兩小無猜?仙人跳?

20130924   


【張君豪、陳韋劭╱新北報導】新北市一名15歲國三少女,2年內陸續和8名未滿16歲的男友發生性行為,少女母親得知後帶她到警局提告,再向8名少年的家長分別收取30萬至60萬元和解金,得款逾200萬元,她理直氣壯對警方說:「我看到對方家長都很有誠意溝通,才會撤告。」警方認為內情不單純,正追查少女母親有無教唆犯行。兒福團體昨痛批,第一次看到這種女兒出事卻只關心和解金的母親,「太離譜了!」

警方調查,少女的母親在新北市經營俗稱「茶店仔」的有女陪侍卡拉OK店,多年前離婚,女兒由她照顧,家境並不寬裕。她對女兒疏於管教,甚至學校的家庭聯絡簿也叫女兒自己代簽繳回,沒想到她鑽和解制度的漏洞,陸續索取和解金。

「媽說是罪有應得」
警方指出,今年6月,少女母親帶著女兒到警局報案,表示女兒遭同班男同學性侵。警方調查後,發現這名男同學與被害少女是男女朋友,過程中兩情相悅,無暴力脅迫;警方說,因兩人都未滿18歲,在《刑法》中屬「兩小無猜」合意性行為,是告訴乃論,提告的家長若在一審審判前撤告,對方即無刑責。
社工接獲通報,介入協助少女驗傷並進行心理輔導,發現少女的兩性觀念有相當程度偏差,認為「談戀愛不就是做那檔事?」對於母親告男友也毫不在乎,表示「反正未成年又不會關。」甚至說:「我媽說男人就是罪有應得,叫他們賠錢和解,也是剛好。」
警方及社工認為案情不單純,深入追查發現少女母親在兩年內已陸續向女兒另7名男友提出性侵告訴,每次都以和解收場。

一男家窮還簽本票
警方指出,少女與8名被告男友,不是在男友家發生關係,就是相約上賓館,她母親因晚上上班、白天睡覺,和女兒互動不多,但少女會和母親分享交男友的心得,母親也知道女兒交友情況,才會接連對女兒的8名小男友提告。這8名男友中,有6人與她同校,另外兩人為校外人士。
警方調查,8名涉案少年都坦承和少女有性關係,但堅稱是男女朋友間的親密行為,少女也稱過程中並未受脅迫,不過當少女母親報警並提出和解要求時,被告少年的父母因護子心切,都願意花3060萬元和解,其中一名少年因家庭經濟困難付不出錢,少女母親同意對方簽本票和解。

警懷疑母教唆詐財
社工在訪查過程中,認為母親疏於照顧女兒,導致女兒出現偏差行為,不排除母親放任女兒在外與男友發生性行為,再藉機提告索賠和解。
警方訪查也發現,少女雖和母親同住,但母親有一經濟狀況不佳的同居男友,因此懷疑母親有教唆女兒之嫌,正深入蒐證調查。
對於本案,兒童福利聯盟資源發展處主任陳雅惠表示,少女的母親要負起全部責任,因家長觀念偏差,讓少女誤以為可提告賺取和解金,此對少女身心將造成更大傷害,社工須介入輔導。陳雅惠表示,一般青少年合意性侵案例中,家長最先關心的是子女身心是否遭惡意侵害而受創,而不是和解、賠償金的多寡,少女母親這種行徑「實在是太離譜了!」

少年家長也可提告
新北市社會局家防中心吳淑芳表示,若少女母親無違反《兒少法》中遺棄、買賣、強迫引誘及其他不法行為,社會局僅能提供輔導無法強制安置。若後續訪查發現家長以少女為斂財工具,將具狀向法院聲請緊急保護,並安置矯正少女偏差觀念。
吳淑芳說,「兩小無猜」的合意性行為,並不是只有女方可提告,男方家長也可對少女提告捍衛兒子權利。
律師張建鳴表示,雙方家長若不願和解,走向訴訟,依《刑法》觸犯性侵14歲以上、未滿16歲的少女、少年,可處7年以下刑責,但被告若未成年,刑期可減半;此外,本案少女若是配合母親產生類似仙人跳詐財情況,少女母親可能涉及教唆犯行,恐面臨最高可處10年的徒刑。

【大壯小聲說】
 
1.刑法第227條規定:「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為性交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為猥褻之行為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對於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六歲之男女為性交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對於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六歲之男女為猥褻之行為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從此一規定即可知在我國只要是和未滿16歲之男女發生猥褻或性交的行為都是成立犯罪的,即使雙方是合意也是一樣。
 
2.原本依刑法第227條所規範的各項刑度都算是滿重的犯罪,但依刑法第229條之1的規定,如果是未滿18歲之人犯刑法第227條之罪,須告訴乃論。告訴乃論的意思是指,此類犯罪行為必須以告訴權人提出合法告訴為追訴條件,如果未經告訴權人提出合法告訴,此類犯罪就不會被追訴。
 
3.當初刑法第229條之1規定的立法目的就是要對年輕情侶網開一面,所以才俗稱「兩小無猜條款」。既然未滿18歲之人犯刑法第227條之罪屬於告訴乃論之罪,那就算告訴權人先提出告訴,只要合法撤回告訴,那行為人一樣不會追訴犯罪。所以才會出現本件報導的情形,少女的母親以犯罪被害人的法定代理人身分提出刑法第227條犯罪的告訴,之後和未滿18歲的被告們達成和解,在收取和解金後就撤回告訴,這樣這些未滿18歲少年們就不會被追訴涉犯刑法第227條的犯行。
 
4.筆者要說少女母親的行為完全適合乎刑法和刑事訴訟法上關於告訴乃論之罪如何處理的相關規定,但有疑問的是少女母這樣有無涉及詐欺取財?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取財罪的構成要件第一個就是行為人施用詐術,而所謂施用詐術是指行為人隱瞞可檢驗真偽的事實。如果這些未滿18歲的少年們真的有和少女合意性關係,而少女母親得知後合法提出告訴,根本沒有隱瞞任何事實,那當然無施用詐術可言,自然根本就不會涉及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取財罪。
 
5.或許有些人會對少女母親的行為很不以為然,像是報導中提到的社工,可是筆者認為何必去苛責這位少女的母親,她也是行使她合法的權利,有何好批評的。社工會去批評少女性觀念偏差,那為何不去批評這些未滿18歲少年性觀念也不對,知道少女年幼還要和她性交,那到底該怪誰呀?
 
6.和解撤告反而是對這些未滿18歲的少年們是個好機會,不然刑法第227條各項的刑度其實都滿重的,一旦觸犯就很有可能要入監服刑。而且和解條件本來就是雙方可以商談,如果不願和解,又有誰能強迫?
 
7.所以筆者認為社工也要多去關心這些未滿18歲的少年們好了,既然敢和少女性交,就不要事後人家提告了才在那邊覺得被設計,當時有人逼你一定要和少女性交嗎?這些只會訴諸道德的人,真的是腦袋不清楚,如果社會只講道德,那社會一定就會崩壞!國家社會該講的是法律,建立法治國家才是正途,依法行使權利並不該被質疑或批評!
 
8.講道德和法律,就又想到國內火熱議題,身為總統的馬邦伯居然要用「道德」指責國會議長,筆者還是那句話,凡事只會訴諸道德的人,根本就是腦袋有問題。畢竟你有你的道德觀,我有我的道德觀,用這種模糊的觀念要去約束他人,實在不足取!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